丹东房价两天涨57%,温州炒房团重出江湖?

长三角新房团购网 2018-05-13 14:33:00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温州商人率先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里开展了炒房的试验田。 1998年到2001年,温州的民间资本大量投入当地房地产,促使当地房地产价格以的,市区房价快速从2000元/平方米左右,飙升到7000元/平方米以上。

温州商人率先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里开展了炒房的试验田。

1998年到2001年,温州的民间资本大量投入当地房地产,促使当地房地产价格以的,市区房价快速从2000元/平方米左右,飙升到7000元/平方米以上。初尝喜悦的温州人,在全国人民尚未觉醒的时候,迅速向全国城市扩大战果。

炒房团打响的第一炮就是上海房地产市场。

2001年8月,由《温州晚报》牵头,150多个温州人坐着火车来到上海,声势浩大。就连上海市政府都惊动了。

领导指示:一定要把温州看房团服务好。温州人也没有辜负政府的期盼,一次性砸下5000万。

随后几年,北上广,杭州,青岛等城市都留下了温州人的足迹,一大帮人天天游走于房产市场,有的团队作战,有的单干,搅得房产市场热火朝天,撬动民间资本2000亿元。

他们所到之处,都会迎来地产商的狂欢。他们走后,是一波又一波房价的上涨。

出来混总是要还的。

2010年,由于中国楼市爆燃,民怨沸腾,国务院印发了"国十条"重令。恍惚之下,全国楼市成交锐减,交易惨淡。

因房价暴跌三四成,再加上温州人的炒房资金来源中,民间借贷是大头,炒房者大多资不抵债,纷纷被高位套死,大部分炒房客选择强行解套逃离市场,伤亡惨重。

以温州本地房价为例,2011年底,是温州房价最高的巅峰期,但随之而来的下跌将许多人杀得措手不及。从那时开始,温州房价不停下跌。直到2016年开始才逐渐回稳。温州人在炒房中尝到了甜头,也体味了苦果。

更关键的是,尽管信贷加大、通胀压力犹存,但"限购令"等调控政策继续执行,当时炒房者认为中国房价今后不再可能出现大跌或大涨,对房地产投资前景已经不再看好。(2016-2017年这波大涨实在是打脸)

至此,叱咤楼市10余年的温州炒房团彻底灭亡。在房产被低估时,炒房是求财;在房产泡沫中,炒房是赌命。即便是在全民炒房的现在,以前高调的温州炒房团也没了踪影。

不过,虽然大组织不再,但是炒房这个行当并没有衰落。正如现在的丹东,依然会有浙江人炒房的身影。

"至少70%是外地人,温州人和湖南人特别多,很多温州人买房就像买菜一样!"中介小A说。

怎么个买菜法?

炒房客问:"80-90㎡的户型,还有多少",销售员答:"10套",炒房客:"全要了"。于是,这个楼盘的小户型,就售罄了。

对浙江炒房客来说,一次买个七八套或十几套,根本不算什么。因为有人,打算买下整整一栋楼。

"现在浙江炒房团已经来到丹东,正在和老板谈整栋的3号楼,价格已经给到2亿元,金华的一个首富现在就在酒店和老板谈价格。这个房子到了他们手里不翻3倍他们是不会出手的。"丹东市区月亮岛项目工作人员说。

为何要炒房?

炒房团的逻辑,从来就不是服从于确定性,也从来不在乎长期逻辑,更不在乎经济基本面与人口基本面。

正因为如此,中国的投资者,犹如饿狼一般,手握重金,追逐一个又一个概念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无论是什么级别的利好,无论是具有多么重要意义的节点,放在国人眼中,都是房价即将暴涨的信号。

一年前,雄安新区横空出世,第一波炒房团蜂拥而至。政府在第一时间叫停雄县、安新、容城的房地产市场,炒房客则迅速转战周边。一夜之间,环京楼市风生水起。随着,整个环京区域,限购限贷限售政策全面覆盖,环京楼市被暂时冰封。

一个月前,时值海南建岛30周年,重磅政策出台,海南成为全域自贸区,或将开放赛马,力度之大,超出预期。炒房客再一次蜂拥而至,海南随即出台重磅措施,将限购范围扩大到全省,海南进而成为全域限购的首例。

炒房团追逐政策,政府以限购作为应对,这成了炒房时代的跷跷板游戏。

然而,按下葫芦浮起瓢,越是限购,越说明市场价值的稀缺,越能证明炒房团的判断精准。于是,炒房团与限购赛跑,出现48小时房价暴涨57%的案例,也就再正常不过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